InDolence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晚了才……10天嘛!


蟯兒生快!!yinxixixixi.jpg


……
浩、浩尖也生快↓
百合
阿吉:我
遠翔:塞屁
百合:小招
海豹:已經撕爛

順便
↓↓
婚姻屆


嘻嘻嘻蟯兒別太高興
 
 

完蛋……!!


24日GoldenBlood3哦?!!!!
我完全忘记了啦咋办啦 55555.gif


ペチ子……55555.gif

とぐら……55555.gif

ゆみや……55555.gif







……………………怎么全是三音节……55555.gif


……
刚去看了下,ゆみや新刊太黄了,我并不怎么想看 /躺倒
 
 

勝似姨媽

この記事を閲覧するにはパスワードが必要です
パスワード入力
 
 

幹嘛一定要寫REPO7


12月29日

這天早上水水家樓上非常準時的響起了裝修的聲音,我一下就被驚醒,但是那時候我還很困,實在無法起床。我就在床上一下醒、一下睡,大概持續了2個多小時,搞得我的眼皮很累。
睜睜閉閉的實在受不了了才爬起床。水水這個時候也已經起來,她的睡眠質量怎麼總是那麼好,看她神采奕奕的我就生氣。
我們想反正也起來,乾脆去買個早點,敲了萊格他們屋發現她們還睡得像死豬尾巴一樣,這世道到底是怎樣,阿吉也要替跑腿買早點,真是物是人非。

還好天氣也不怎麼冷,買煎餅果子的時候我還特意跟人家師傅說給蟯兒的多放辣子,然後人家就在那份上面大概反復抹了4、5次辣子,已經看不出煎餅本來的模樣。
我高興的提著煎餅回去(也不知道我到底在高興個什麽勁),蟯兒和萊格也已經爬起正在洗漱,我就和水水先吃起。但是我已經無法分辨到底哪份是哪份,結果蟯兒那份被水水吃到,哎,我真是白高興。
昨天榮榮在水水家留下一堆本子還有萊格的一堆美白,今天要叫快遞給搞出去。也不知道北京的快遞什麽毛病,無論怎麼打電話他們也不出現。
說起來萊格因為不想帶美白回去,已經向我和水水無數次推銷美白,水水留下一本,而我沒有。我知道如果我看到美白裏面那些錯別字我肯定會順次用彩色的筆標注,然後給萊格好好講一邊,而且萊格非要給我的那本還是沒腰封並且封面還扯開一塊,好意思嗎萊格,你捫心一下。
後來快遞好不容易才來,填好快遞單子之後水水就離我們而去(杭州出差),頓時屋裡一個本地人也沒有,一群人的手腳全沒了抓拿處。失去了可靠的地陪,我們究竟該如何……?
於是我們決定先上一會網(……),在群裡向上班族得瑟一下我們的玩樂生活,并表示我們一會就去天安門。(塞屁非常生氣)

我們無所事事了一陣,只好真的出門去天安門。
外面不知怎麼的,比我早上出門的時候還冷了一點,可憐的我們就這樣出了門。在地鐵上蟯兒一直處於一種昏睡狀態,她到底怎麼回事,明明才剛起床不久。
我們到了天安門之後萊格和蟯兒拍了一些照片,蟯兒的相機鏡頭一直烏塗塗,而萊格總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拍的都是什麽鬼。天安門上的主席還是那麼蠟黃而又莊重,於是我們在天安門前合了影,萊格還給蟯兒拍了頭頂主席的紀念照。
因為我們到的太晚,已經無法進入天安門內。
我們又順便看了一下紀念碑,紀念碑前的兵們都被圍在玻璃罩里,看起來也不怎麼高科技。萊格於是又給蟯兒拍了頭頂紀念碑的紀念照。
因為我們到的太晚,所以也無法進入紀念堂。
總之我們在天安門廣場除了拍照就是拍照,這真像是一群鄉巴佬會做的事!蟯兒在所有的照片里看起來都非常瑟縮,我則像一個脅迫者,沒注意萊格。

辨認了一下人民大會堂對面那幢建築物上的字,我們就踏上了去看電影的道路。

說起來因為我不知道影院具體的位置,還打電話給水水問路,水水雖然人已經離開了我們但她精神永存。
我們按照水水的指示出了地鐵之後就開始問路。
先看到一個保安大哥,他一副熟知地形的樣子,萊格就先跑了過去問影院在哪,這時候保安大哥回話說:你們看電影,有券兒嗎……?
我就也跑過去問:什麽券兒……?
保安大哥:有券兒可以打折……!
我們仨:!!哪裡可以搞到券兒……!(我們也真是的)
保安大哥:有些單位會發券兒!之前過去的幾個人他們就有券兒,你們三個沒有券兒的話看電影大概要180多呢……!
我們仨:可是今天不是週二半價嗎……?
保安大哥(牛逼地):這我就不清楚了。
我們仨(退下,重新踏上往影院的征途)

保安大哥……?先不管券兒的問題,你是不是忘記告訴我們影院的方向……?
但是已經離開了也不好意思回去再問,我們就迷茫的向下一個路口走去(還好沒有走錯)。

後來問路得到的答案一概都是:一直往前走,我們大概走了有一站地那麼遠……水水不是說出來問一下就到了嗎,好長的一下呢水水……!!
到了影院買好票之後,萊格表示很餓,但是時間又不允許我們再去買吃的,萊格就一邊幻想著等下要吃的咖喱一邊進入了極樂世界(別問)。

……
十月圍城這個電影,我該怎麼說呢。
我什麽也說不出。
但今天一晚上我們的話題都沒有離開過這部電影。

看好電影之後我們就去吃咖喱,具體過程不記得了,然後我們就回去水水家。

在路上萊格又給我們宣傳起暮光之城這部作品,表示等下回去之後就播放給我們看。
我和蟯兒被這部電影笑了個四腳朝天。
男主角他怎麼那樣?!女主角她怎麼又那樣?!

你跑的有我快嗎!你力氣有我大嗎!我是不是不正常?你不要再糾纏我了!笨綿羊!

在這種對話中他們怎麼就戀愛了。
女主角和男主角在一起的時間全程都在搓自己的屁股,看起來非常尷尬,但只要男主角帶她爬樹她就會高興的笑起來。
這對類人猿。

之後我們又看了看藤原龍也。
…………
我們關掉了視頻。

然後我們又討論了一下十月圍城的問題。
因為胡軍在這部電影里實在是太攻了,所以我們決定出個胡軍受的本(什麽毛病)。
就像蟯兒的日誌里說的一樣,再歷經各種苦難之後,我們定下來的CP是黎明X胡軍,然後我們又搞了一些OOC的設定,別掐我們,我們沒有搞愛國志士,這只是乞丐和禿頭的青春故事。

經過我們的討論現在的設定大概是這樣:
①胡軍腦子不好使
②黎明深度近視

…………
看起來怎麼好像是野比大雄自攻自受。總之我們有自己的打算。
他們說要趕成都CD出這本,真是癡人說夢。

我們胡亂的看了一些電影之後又胡亂的開始翻起水水的同人本(我們怎麼這樣)。
其中有一些本子的裝潢真的是超級美,我們把這些素材都已經拍下決定日後做福本伸行本(……)的時候可以用。
說到這個水水家有一本小十政的同人,裏面的每個人看起來都是個藤原龍也,蟯兒翻開的一瞬間就死在了床上,而我和萊格看了之後也不能逃脫休克的命運。水水留下這種陷阱給我們是要怎樣啦!
因為只有三個人,我們也不能搓麻,後來就打算洗洗睡了。

說起來明明有兩間房,但是爲什麽三個人最後都擠在一張床上睡,就因為這屋有電腦是嗎。
我被夾在中間非常的不得勁,因為我不會原地翻身,所以我幾乎一晚上都在挺尸。而萊格左邊是冰涼的我,右邊是滾燙的暖氣,也非常的左右為難。
蟯兒在最外面活絡極了,但我很困,還沒來及諷刺她就已經昏死過去。


12月30日

在北京的最後一天。

萊格因為要去機場取票所以我們中午就出了門,蟯兒表示昨天的煎餅因為她洗漱完已經綿了,今天想吃脆的煎餅果子,我們就又去吃了一通。但是蟯兒我想告訴你,北京的煎餅果子,它從來就沒有脆過,你現在明白這個道理了嗎。
吃好之後我們就奔去了機場,在去機場的路上我們不知怎麼的又看起了事故會,真是要命。

到機場先搞好萊格之後,我們才發現她們倆的航站樓還不是一個號。
萊格還有些時間就和我一起去了蟯兒要登機的航站樓,一路上我們都在討論下次修學旅行要去哪的問題。因為這個展會搞得我們很憋屈,我們就想下次乾脆不要參展直接找個地方去旅遊算了。
就在這時候我們看到通路兩側的牆壁上貼了很多昆侖山的招貼照片,這是神的旨意嗎。當下我們敲定下次就去昆侖山……!!

……
但這個決定昨天被否決掉了,因為怕死在那裡。所以下次到底是去哪啦!!

給蟯兒搞好托運之後(她到底有什麽東西好托運的),我們鑽進一家肯大爺開始搞起一些勾當。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看的電影搞得我們有些魔障,我們每說幾句話就會出現一次:你跑的有我快嗎!句型。順便又討論了一下黎明和胡軍的問題,拉郎配已經被我們搞得像官方設定一樣,我們是不是有毛病。
時間差不多了之後萊格就登機了,剩下我和蟯兒。
我這次可領教了蟯兒的記憶力,她拿出一個本,我看到上面寫著她要來北京帶的東西(上面也根本就沒有昆侖山),然後她開始記錄起這次的行程,還有這次回去決定要做的東西。
我一邊幫她回憶一邊看她詳細的記錄著,結果回去之後她在自己的日誌上寫她什麽都想不起來了。我……

我說不出什麽。

蟯兒留下一個按照我戰舞guest的pose畫的赤木x平山(這圖我無法形容)就離開了我。
說起來我提著行李在機場里一會送這個一會送那個,但是進入安檢的那個總是不是我。機場的工作人員還老是非常熱情的向我走來,我真是渾身不得勁。

送好蟯兒之後我就一個人往火車站走,心裡好難過啦。
還好萊格和蟯兒又給我發短信,不然我要哭出來。


二院的大家怎麼都那麼好,我們快趁著萊格還在再出來好好的玩一次,去哪都行。

 
 

幹嘛一定要寫REPO6


12月28日

這天凌晨的時候,老師阿仗和摯友就已經踏上了返回上海的歸途,剩下的人還有我、塞屁、榮榮、萊格和蟯兒。
5點多鐘的時候我就被老師的短信喚醒,短信上面只有:賊賊55555555555555555 的嚶嚶內容,我以為老師他們路途不順被撂在了機場,趕忙回信問順利否,但老師又欣喜的表示很順利。我不知該如何回應,就又倒頭睡去。
說起來這一天我們本來的安排是退房後直接去鼓樓和陳老師會和,然後到處逛一逛,也算沒有白來一趟北京。
但不知怎麼的,自從我這一倒頭,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早就無法趕上約好的時間。

我們屋裡四個人迷迷瞪瞪的還睡著,我甚至連萊格的敲門聲都沒有聽到,我就聽到蟯兒在我耳邊嚷嚷了一聲“來了!”我就蹭的一下從被窩里鉆了出來去開門。我怎麼這麼聽話,我覺得我被他們搞得有點出毛病。
蟯兒明明自己嚷著來了可是她到底想說什麼來了,她明明自己還縮吧在被窩裡,連眼皮都沒掀開一下。

萊格對我們還沒起表示驚訝並且告訴我們她不但早就起了還上了一會網看了一會書抒了一會情,她有空做這麼多事怎麼不早來叫我們。我鑽進廁所洗漱了一陣出來一看萊格正倒在我剛才躺著的地方,她到底來幹什麼的。
把其他人都嚷嚷起來之後我們拾掇拾掇就離開了房間,不知道誰還踢倒了垃圾桶,但我們也沒有理他,我們甚至沒有把這個屋子的擺設復原,反正我們再也不會回來了。
下樓之後我們一邊進行退房的手續一邊商量著這堆行李到底該怎么辦,我們無法拉著這麼多箱子大包逛街,而且當時馬上就要到我們和陳老師約好的時間。我們想反正早遲到也是遲到,晚遲到也是遲到,乾脆把東西擱置好遲個大的還比較划算,就這麼給陳老師打了電話表示歉意。陳老師回話:我正在朋友的咖啡廳里呢。
……
不知道怎麼的就很讓人生氣,我們退好房就毫無內疚感的去水水家擱置行李了。

到了水水家之後我們扔下了一切無用而又笨重的雜物之後揚長而去,水水……毫無怨言。

等我們到鼓樓的時候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很久,但反正陳老師也在咖啡店裡逍遙,我們一點也不愧疚。到了指定地點之後陳老師讓我們給她電話她來接我們,我們站在城門外的路口,就看到一個王菲在馬路對面對我們招手……而她的眼鏡還在陽光下發射出殺人的光線。
仔細一看那王菲不正是陳老師嗎,怎麼回事陳老師,你和王菲是結拜姐妹是嗎。我們向陳老師表達了我們的觀點,陳老師說雖然她沒有和王菲結拜,但是她的母親曾經和王菲在一家美容院之類的,我也忘記後半段了,反正不是你就是你的母親,你們總是要和王菲有點關係,今天開始就叫你王老師。
王老師說今天就只有她接待我們,海裡因為搬事故會落下病根把腰扭了,我們……………………………………………………………………

下次出本一定出個名字吉利的。海裡真是……我給你磕頭。

王老師第一站就帶我們去吃豆汁和炒肝。
不知道是這家店不正宗還是之前我脳補的太害,怎麼覺得豆汁和炒肝也就不過如此。蟯兒本來就叫嚷著要吃要吃,我也看著她就那麼西裡呼嚕的吃進去一大堆,榮榮也比較履行諾言,表示豆汁沒什麼大不了的也送進去一碗。萊格你是怎麼回事,說著要喝又喝不進,但是每隔一會又賊心不死的去試試,你到底有個準沒,喝不喝痛快點。塞屁和王老師一直都是一副要昏厥的樣子,也不好難為他們。
可是我是什麽問題,我去北京前每天都嚷嚷著不吃炒肝不喝豆汁,結果……???我西裡呼嚕的塞了一整碗炒肝進去,又西裡呼嚕的灌了一滿碗豆汁,放桌看去我還吃的最乾淨,我到底出了什麽毛病。
蟯兒不但對豆汁無所畏懼,還自己搞掉一盤麻豆腐,經過這場戰鬥,她得到了新的好友印象[你怎麼什麽都吃](by 王老師)。
對了小招,蟯兒吃麻豆腐的時候王老師說,下雪之後街上就全是麻豆腐的樣子,你還憧憬嗎?如果你還憧憬,那你就也出了什麽問題。

我們塞好肚子之後就在鼓樓上漫無目的的徘徊,幾乎看到家店就衝進去,然後又一窩蜂的湧出來。這時候我們又變成了一隊討人厭的蝗蟲,到處嗡嗡,搞得旁人的心裡都非常的不得勁。
一路上我們不是在吃這個就是在吃那個,王老師還出於想看我們手裡塞滿東西的慌亂模樣不停的讓我們買吃的,而我們也徹底落入了王老師的圈套。
萊格要吃的東西雙手+嘴都不夠抓拿,要我和王老師輪流幫她端著,她吃好手裡的再接收我們手裡的,我們就這樣組成一道流水線,但我一點也不想成為這流水線里的一員,因為我自己的手都忙不過來。
我們端著滿手的食物在各個店面里跳來竄去,就更加煩人,爲了讓自己看起來能夠討人喜歡一些,我們只好在一些店鋪里進行消費。
這個時候我就覺得我們像一個旅遊團,不知道看過什麽景點但是卻抱了一大堆商品回家。
榮榮搞了個木頭箱子,它看起來可愛極了,榮榮把她所有的行頭都放到了這個箱子里。他就這麼提著個木箱子走在街道上,看起來潮度又上了一個等級。
我塞屁和蟯兒每人買個貓頭鷹,塞屁的貓頭鷹蓬蓬的,蟯兒的看起來老的馬上就要死了,我的貓頭鷹本來是最可愛的,可是到家他的腳就耷拉了下來我也懶得去黏它。
我們吃喝了一路還去買了漫畫。
這些人身無分文,逛起店面來還顯得一副財大氣粗的樣子。組織和我都借了一些外債出去,但是沒收利息的外債到底借出去有什麽價值。
因為一路上除了吃喝也沒幹別的,這群人看到廁所就紛紛衝進去,真是不堪。

等我們逛的差不多之後又到了吃完飯的時間,可我們一路都在往裏面塞東西誰也不覺得餓。
就在這個時候誰看到一家銅鍋店,蟯兒和榮榮又嚷嚷著要吃,我們就鉆了進去,莫名其妙的點了一大堆東西,真是眼大肚子小。
糖蒜上來的時候我說這皮撕掉它嚼不爛,蟯兒聽了說我偏要吃吃看,王老師厭惡的看著她,蟯兒再次得到好友印象[你怎麼什麽都吃](still by 王老師)。後來蟯兒也表示了,確實嚼不爛。蟯兒,你到底在搞什麽。
一群本來就不餓的人圍著一桌子火鍋料面面相覷,不管怎麼說還是要先吃起,點多了問了人家人家也說不能退。
我們迎著頭皮吃著吃著不知怎麼的就又吃完了,我們的肚子到底有多大,我們是餓死鬼投胎還是怎麼的。

吃好之後我們就送榮榮和塞屁去地鐵站。在往地鐵站走的途中,榮榮的箱子成為他的一個很大的麻煩。這個箱子雖然很美,但是他的造型很難提很久。
我看著榮榮抓著這個箱子,一會左手一會右手,時而雙手下拉時而舉至胸前,做著種種怪異的姿勢。我表示我可以幫你拿一段時間,助人為樂嘛。但我接過箱子就後悔了,因為他不止是看起來很難拿,他是真的很難拿。而我接手箱子之後也理解了榮榮剛才的舉動,我提箱子的過程中幾乎和他做了同一套廣播體操。
於是我又把箱子還給了榮榮,並且告訴他如果需要我的幫助就吹口哨。榮榮說我不會吹口哨,我高興極了。
雖然榮榮不會吹口哨但是我還是出於人道主義精神又接過了箱子,榮榮表示當我累了的時候再還給她,只要我拍一下手。我說我提著箱子沒法拍手好嗎,榮榮也高興極了。
這時候我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我叫了一聲萊格,然後把箱子給了她。榮榮和我都高興極了。

到了地鐵站之後,我們依依惜別,互相擁抱。但當我試圖和塞屁擁抱的時候她卻過來撞了一下我,塞屁你怎麼回事,好好擁抱好嗎。大家也都紛紛摸著榮榮胸口的暖寶寶表示不捨。這種舉動反復了幾次之後我們都有點厭煩,告別時間太充裕就是這點不好,最後把氣氛都耗光了。
於是我和萊格還有蟯兒就跳進了地鐵決定回水水家,讓他們走他們的。我們跳進地鐵之後和他們揮手,他們也向我們揮手,但地鐵門遲遲不關,我們就這樣一直不停的揮手,看起來像一群傻蛋,搞得我們非常尷尬,以至於站臺上的人後來對我們的態度已經開始暴躁起來,轟我們快走。這地鐵也真是的,該快關門的時候不快,就知道在人家趕不上車的時候早關門。
車開動之後我們看著站臺上的人離我們越來越遠,簡直要產生我們才是要離開北京的那批人的錯覺。

在地鐵上我的手機信號非常不好,水水期間給我打了很多次電話還發了短信我都沒有接到。
直到下站之後我才看到水水的信息,她問我們吃了沒,要不要一起吃,而且她現在還沒吃。我愧疚極了……真的水水…………所以我們聯繫了水水。
……然後不知怎麼的又和水水一起西裡呼嚕的吃了一堆,我們的肚子還有救嗎,他的下限究竟在哪裡。這天真的吃的太多了,怪不得之後的兩天我一直在拉肚子。

回到住所之後我們上了一會網又搓了一會wii就開始打起了麻將。(途中塞屁表示他們順利登機,我們也沒了牽掛)
水水真是讓人生氣,她一邊說著她很久沒打了不太會了,一邊不斷的自摸。而且她怎麼能一邊聊天一邊做牌???她到底有幾個腦可以同時用??
我和萊格兩個人面面相覷,只能看著蟯兒和水水不斷的從我們手中拿走書籤(我們用書籤代替點數,這樣就不能說我們在賭博)。
我們一邊搓著麻將,一邊說著一些骯髒的八卦,我不斷的吐露著我的各種毛病,發著各種牢騷,我覺得自己怎麼是一個這麼討厭的人。但我就是這麼討厭,改不了,所以我還是非常容易生氣,動不動就出去跑圈,我也沒轍。
等牢騷發的差不多之後也有四點了,我們就四下散去,都洗洗睡了。

(待續)
 
 

幹嘛一定要寫REPO5


仔細一想,明明是大家一起進行的一次活動,但回來后就因為只有我開了個比較詳細的頭大家就紛紛扔掉了筆桿(或者一部份人根本就沒打算拿起來),仿佛天生這個活我就該干。當我說出要坑掉它的時候還得到了數人的指責,我怎麼總是因為義務勞動而被人要求,這個社會肯定出了什麽問題,而且只有被損害到利益的群眾才會把他指出來。

我現在就覺得自己的利益被損害的很嚴重。

(接上回)

我記得我們當初離開會場的時候時間也不是特別晚,天還都亮著,冬天的北京嘛,天亮的時候怎麼也不到4、5點。反正一群人就忙著往外沖了出去,覺得待在這個館子里多一秒都憋得慌。
當時我以為我們比較活絡,屬於很早就脫逃的那批人,後來看各項repo才發現原來live結束之後本來就應該是散場的點,這個發現真是讓我失落。

本來天還大亮著,我以為還會有什麽活動要去搞搞(而且摯友也因為在館子里吃了足夠的糧食曬了足夠的太陽而康復了過來),但所有的人都拔腿就往旅館奔,我也就跟著他們往回跑。
因為一輛車不能超載,我們還是分批回的住處,我是屬於比較慢的那一批(應該,我記不清了),一回去就看到之前的人全站在大堂里霸佔著人家的公用電腦在刷REPO。說起來這種事CP4的時候我們也幹過,以後可以把他列進修學旅行的必要活動中(我還想了其他活動,例如[ ]和[ ]還有[ ],都很必要,但在這裡說出來就很沒必要,所以就此隱去)。
結果就是一大幫子人堵在人家櫃檯前面,時不時的還發出一陣陣不堪入耳的哄笑聲,真難為當時那些工作人員忍受我們。等我們刷的盡興之後,一群人又像蝗蟲一樣掃蕩到了2樓,說起來我們也真是像蝗蟲一樣煩人,第一天就被投訴了好幾次,怪不得最後退房的時候服務人員都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
回去之後我們的第一個任務就是算帳分贓,就像以前時候的那些土匪,有時候殺人越貨之後迫不及待的當場就分贓,不滿意了說不定還要原地干一架。我就覺得鬧出那麼大動靜說不定還把官府的人招來,怪不安全的。聰明一點就回了老窩再說,但八成也是因為怕有人在路上動手腳,我們這群就屬於比較聰明的,也沒人動手腳,所以怎麼的也是等到回了館子才分。
分贓的過程沒什麼好講,也不能講,要說的就是這次發生了就算是數學好如我和摯友那樣的人也沒法計算的金額問題。說起來摯友竟然可以進行3位數的心算,相比摯友的機動力萊格就只是一個杠杆。

我們這群人各自拿好自己的薪水之後我的記憶就出現了一個斷層,但這並不是說我忘記了發生了什麽事,而是所有的事都平行的出現在我腦子里,不知道他們誰先誰后。
總之我們後來吃了飯又打了麻將,但我記不清到底是怎樣的順序,說不定我們麻了一會就出去吃飯回來又繼續麻。

反正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個順序,就先說麻將好了。
之前也說了,本來我們是打算在KTV邊唱邊麻的,因為我們有被投訴的前科,所以覺得在旅館搓麻一定會被轟出去,但這個方案不了了之。
也只能在旅館開搓,但是就這麼一個旅館,我們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平面可以供我們搓起,思來想去的,反正床都被推擠過,乾脆拆了床板當麻將桌。
然後我們就拆了床板(拆by摯友&蟯兒)。
床板拆下來很髒,我們反復擦過之後又在邊角綁了好幾圈膠帶,同時爲了防止洗牌的聲音太響被投訴(我們這三天就一直生活在怕被投訴的陰影里,真是壓抑的同居時光),我們還在上面鋪了兩層浴巾,這樣一來晚上洗澡也沒了浴巾可用,但爲了搓麻這些可以先不理。
做好這一通準備活動之後我們才開始搓起,這時候我已經累得不想再看到麻將。(仔細一想我什麽也沒幹,我不知道我在累什麽)

因為我們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玩實體麻將,就沒有系統的提示告訴你該碰啦,該胡啦,阿仗就叫蟯兒去給她做指導。大家都知道,再好的關係在麻將中也會分崩離析,我們這個優秀的3A級教育機構也不例外,而阿仗點名的這個場外指導就是一切事件的導火索。


……
後面要發生的事我要摻入很多主觀的描寫,我之前就和萊格說過我這次再寫就是我的視角,八成不公平。萊格說難道你之前寫的很客觀嗎。
……我覺得我很客觀,也許有一點主觀,但接下來就全都是主觀。而且我怕我會越寫越氣,所以如果你看到我寫到哪裡忽然前言不搭後語隔了一大段空白,那就是我去跑圈了

在說搓麻的事之前我要先說一下阿仗這個人。阿仗之前也是和我一樣,沒碰過麻將,看了鬥牌之後才開始學起,我們可以算是同期的麻友。
現在這個麻板上(打麻將用的床板,簡稱麻板),沒打過實體麻將的就是我和阿仗,而阿仗現在有了個場外指導,而我沒有。也許我之後的氣有一半是從這裡開始生的,但我不知道我在生什麽氣,我就是這樣,總是在生氣,但是不知道這個氣到底來自哪裡又要去向何方。
我們就在這種四個人外加一個場外指導的模式下開始了麻將。
我和阿仗都是初學,所以反應就很慢,這種時候場外指導就開始發揮了他的作用。
作為阿仗的上家,我整圈都在聽蟯兒說:你應該扔這張,這時候打這張,這張來的好,現在我們聽了,到站了。而阿仗的反應只有一個:哦。
這時候我又要說一下蟯兒,大家都知道她是個四川人,四川人打麻將,那本來就不用說什麽。她操著她那口讓人生氣的拐著彎的變種普通話指揮著(她認為是指導,但其實並不是這樣)阿仗,阿仗就像一個膀胱,而蟯兒就是前列腺,這個膀胱在前列腺的操縱下不斷的叫胡。
……



















我現在覺得我當時生氣可能是以下幾個原因:

① 阿仗有場外指導,並且場外指導讓他得到了勝利,而我沒有這種條件,這種不公正的勝利讓我生氣。
② 蟯兒的語調讓我覺得我處於一個被她和阿仗鄙視的環境,這讓我生氣。
③ 阿仗根本沒有在思考,她只是憑著蟯兒的指揮在搓麻,這讓場外指導的存在變得莫名其妙和多餘,這種多餘的安排讓我生氣。

但如果蟯兒當時說她來指導我,我也肯定不干,而且會更生氣。至於我生氣的原因我搞不清,我現在的感覺就像被仗助耍了的露伴,明明都是他引起的最後還反過來要幫我治療。
可惡一提起4部這段故事……




















總之打了一會麻將之後我們就去吃飯了。

我們又去了第一天去的那家看起來快倒閉的飯館,但與上次不同的事我們這次有錢……!!!
於是我們進了館子之後對服務員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給我們上最貴的!”……我們怎麼真的說了,服務員看著我們笑而不語。因為有了經費我們還點了兩瓶大飲料,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的話在點餐時激怒了服務員,最貴的那道菜辣的我們無法下口,就連號稱芥末墩兒王者的蟯兒也沒法碰他第二口。
這家店那麼便宜,怎麼那麼狠!還好我們要了兩瓶大飲料,否則真是有去無回。
因為有些人明天一早就會返鄉,所以對這個餐館戀戀不捨,大家也紛紛表示二院如果有食堂肯定就是這幅窮酸的模樣,塞屁也拿出手機拍了很多照片供爻爻今後創作用。
就這樣我們結束了最後的晚餐,又回去繼續搓麻。

之前忘記說,榮榮晚上有自己的業務,所以並沒有和我們一起行動。
我們吃完飯回去之後又搓了一會榮榮才返航,她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我們報告她的手機落在了業務員同志那裡,不說她什麽。
看到我們在搓麻,她要回手機之後也加入了我們的行列,除了蟯兒和阿仗之外的我們都紛紛向榮榮哭訴他們的氣人,榮榮打了一圈之後也對我們的觀點表示贊同。榮榮的場外指導一開始是萊格,萊格的指導看起來就比蟯兒高明許多,因為榮榮她自己也進行了思考,看起來非常具有能動性。
也許這就是雖然後來榮榮的指導變成了蟯兒而我也沒有覺得她讓我生氣的原因,而摯友後來也詢問過類似阿仗離開蟯兒之後憑自己胡過牌嗎,事實證明並沒有,這也說明了蟯兒的麻將指導生涯可以就此結束了,她沒這個天分。

搓煩了麻將之後大家又紛紛拿出事故會求簽繪,老師畫了很多[ ]的東西,而榮榮畫的開司可愛的讓人生氣,蟯兒我就不說什麽,畫的東西一個賽一個的噁心,還好我當天沒有找她要求什麽圖畫,否則我永遠也沒法打開事故會的第一頁。
簽繪的過程中塞屁一直在睡覺,塞屁到底怎麼了。

我們簽的差不多之後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床板也回到了它應該在的地方(但床並沒有),我們一屋人洗洗就睡了。
我忽然想到我因為自帶了毛巾所以洗澡也沒造成問題,其他人到底是怎麼解決他們的甩乾問題的呢,尤其是行李只有一個購物袋的蟯兒,這也成了一個不解之謎。

(待續)
 
 

臨時通知



BUS崩了,官網也跟著陪葬。
1月9日開始《事故會》二次通販。

事故會通販淘寶頁面 ←點它得到事故會。

5D6D的校園網也死了。

無限貳學院校園網 ←點我進入校園網


墻墻爬爬無窮匱也,官逼民反。
等到哪一天FC2也死掉,我……



MORE...
 
 

幹嘛一定要寫REPO4



……
我剛才又去看了一遍塞屁的REPO,發現我們兩個描述的後院舞時間差了一天,這究竟是塞屁的腦有問題,還是塞屁根本沒有腦的問題?
……
還是我記錯了的問題。
總之曾經發生過這樣一件事,但他已經結束了,我們都知道他曾經存在過,這就……足夠。

(接上回)

12月27日

終於到了CD3當天。

當天早上,我們按照前一天的分工分為了幾批人分別入場。因為昨天大家一直都在吃喝玩樂的,沒有人記得換零錢的事,所以蟯兒和塞屁自告奮勇一早去換零錢(當然也有可能是她們想睡懶覺,不說什麽)。
說到睡懶覺的問題,前一次修學旅行的時候,我和榮榮還有小招同住一屋。那幾天每天我和小招都早早起床,然後去喚醒各個還在睡夢中的同學(用踢的),想起來真是一件樂事。但這次不知怎麼的,自從我和蟯兒塞屁還有榮榮(榮榮不管環境如何,反正總是不起床的那個)同屋后,我卻變成了被人來叫醒的那一個,怎麼會這樣,我的尊嚴……??
我覺得非常恥辱,左思右想之後,我將它歸咎于冬天,冬天到了,我冬眠,有錯嗎?

總之當天早上除了蟯兒和塞屁還有摯友(摯友因病休養中,所以她的行動模式變得非常有自己的打算),我們其他人就提著箱子往會場移動,這個天真是嗖嗖的冷,而我們的隊伍中又有一個人類種的嗖嗖,就讓我們更冷了。
我們擠到出租上,迷迷瞪瞪地就到了展館,迷迷瞪瞪的就開始佈置攤位(雖然我們有兩個攤位,但要買的本子卻很少,再加上還有很多見不得人的,我們的攤位可以說根本就不需要佈置)。大家紛紛拿出自己要賣的本子的見本,這時候萊格驚呼“呀~怎麼回事~~昨天愛因給我畫好的美白封面~的見本~~怎麼沒了~~~”(她并不是故意說的這麼賤,但不知怎麼的聽起來就很討打)
萊格翻箱倒櫃的也找不到那本見本,情急之下只好自己做了個新的。這裡要說的是,美白的封面見過的人都知道,是兩個只穿著泳褲的男人拿著水管子在嬉戲,而他們的泳褲圖案是國旗。昨天我們已經知道,在這次會展中類似國旗、國名、鐵十字的東西全部都是不能出現的,所以要擺見本就要遮住國旗。一般的本子將國旗遮住就可以解決問題,但美白就是與眾不同在這裡……!!它遮住國旗之後,封面就變成了兩個在同一個淋浴隔間里嬉戲的裸體男人……!!!
這時候真不知道是選擇國旗還是選擇裸體……主辦方和藹的告訴我們……哪個也不能選。
萊格自己拼命搗鼓了半天終於搞好了一本既沒國旗也沒裸體的見本,但這時候……她原本的見本也已經找到了,我思考良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阿仗去接了婷婷進來之後,我們已經豎起了易拉寶(不能直視),放好了見本,也擺起了爸爸,阿仗看到爸爸之後也驚呼“呀~我的爸爸~怎麼忘記~~帶過來了~~~”(單純爲了排比模仿萊格,不是事實)
阿仗……??你到底帶爸爸來是做什麽的,我不說什麽。這時候老師也說忘記了帶MEMO兔過來,我就給蟯兒他們打電話讓他們把東西一齊帶過來。打過電話之後我發現我的手機又要沒電了,這破手機。
等了沒一會,一個提著袋子的人氣勢洶洶的撞到了我面前,我內心非常愣怔,但卻假裝淡定的看著她。她看我沒有動搖,也淡定的看著我。我?????
這時候她將一本戰舞扔到桌上,我才意識到……她就是……!!!!!打死……!提……!!得……!!!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又將一大包食物扔到了桌上,我正要向她搭話,她忽然開口“大大呢!”………………………………你的大大,正在寒風中,等著換零錢呢。
我拿到打死的電話號碼,向她表示一旦蟯兒來了立刻向她彙報,她滿意而又不屑的哼了一聲,就轉身走掉了。我也沒法說什麼,捫心一下。
開場之後榮榮立馬向我借了100元去買本,榮榮你也真是的,沒錢還逛什麽同人展,快回家休息一下。

攤位的賣氣不怎麼好,除了事故會別的本戰果都慘兮兮。
蟯兒和塞屁不斷發短信過來說:銀行還沒開門、銀行還沒開門。我們發現其實也不怎麼需要換零錢,就讓他們不要等直接來會場。在他們到來之前,無數群眾前來詢問《昆侖山》的問題,蟯兒你捫心一下。
我們爲了替蟯兒圓場,本來決定說:昆侖山……已經空了……(完售的意味)。但當時話到嘴邊怎麼也說不出口,就實話講給群眾聽,也做好了被群眾批判的打算。沒成想群眾聽到並不是完售而是忘記帶之後,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表示沒帶來沒關係,還有的買就好。我們看著一個接一個原諒蟯兒挫笨的群眾,心裡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得勁……求你們揍他好嗎……!!!!北京人民都是聖母還是怎樣啦!!!!!!
後來因為來問的人太多,我們只好寫了一張紙表示《昆侖山》和《無計年》都忘記帶來了,所以沒得賣。結果每個路過的人都來看看……搞得我們很尷尬……
過了一陣子蟯兒和塞屁終於和我們會合了,這之後的一段時間我失去了具體的流程記憶圖,只能分項說說。

①我們湊齊了5個爸爸、1個老謝、1個小花,將他們拗好之後擺在了桌子上,爲了尋找同好其中一個爸爸手上還拿起了寫著“喜歡DIO的留下電話號碼!”這樣的威脅招牌。但是……並沒有人留意他們,北京人民怎麼這樣……中途總算碰到一個開始和我們討論爸爸的男性,他一邊喝水,一邊和同伴以一種權威的口氣和我們討論著JOJO,但男人的心思果然不能洞悉……!!他表示[一代的DIO比三代的好看],還問我們爲什麽不買承太郎,說承太郎是歷代最完美的主角,我們面對他的主張,只能面面相覷的沉浸在驚愕中,完全無法回答他的問題。
就在這時,大隊一個箭步沖了過去,拉住這位男性的胳膊問到“你喜歡二代的喬喬嗎!”男性擰開自己手中的礦泉水瓶,深沉的喝了一口水,回答榮榮“不喜歡。”之後揚長而去,榮榮只能呆滯的站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
後來我們還覺得惋惜說沒有留下那位男性的電話,榮榮表示:反正他不喜歡二代,這樣的人,不要也罷。語氣充滿了挫折和滄桑。

②小酷來給我送了四個雞!!!!這些雞笑死我了好嗎!他們的身體趾高氣揚的,但頭又偏偏扭成那樣,真讓我不能活。每個看到這些雞的人都要把他們翻來覆去的看,我很怕搞壞,於是不停的大喊著“我的雞!我的雞!”仔細想想我當時真是…………但爲了雞我覺得值得。
榮榮竟然在我唯一的夥伴面前拉攏他去我的逆CP,榮榮我和你不共戴天。還好小酷意志非常堅定,我真高興我有這樣一位有戰鬥力的戰友!!!(蟯兒當時也表示她是我的戰友,我也回應了她,可她回來之後又在群裡叫囂著別的CP,我真是心都涼了,王八蛋、負心漢)
說起來我當時給小酷留了兩本書等小酷來拿,後來想起我沒有小酷的電話,我想來想去只有莊姐可問,然後我又想起我沒有莊姐的電話,只好求助于榮榮,而我上午打電話發短信全都試過之後,莊姐下午才回應了我,而那時候我們已經要散場了……莊姐你真是…………不說什麽。

③美白見本的封面因為是榮榮經手的改造版,所以每個路過的不論是不是看APH,萌不萌這個CP,都會為他而駐足幾秒,或議論紛紛,或嬉笑離去。這其中有一位同學,她和她的另一位同學一起來到了我們攤位前,一眼就看到了美白的封面。她抓起見本的美白對同學說“哎!這本我有呢!但是因為都是字我根本還沒看。”萊格坐在她面前看著她,而我坐在萊格旁邊看著萊格。那位同學說完之後放下見本就離我們而去,萊格……別哭。為這種小事落淚,值得嗎?你看看我,我笑的多開心。

④我們不停的在簽繪。

⑤陳老師氣人的要命,眼睫毛翹是卷的也值得得瑟嗎!看你那樣子!我還以為是天生卷的呢……!!

⑥在館子里賣了一陣書之後發現警察根本只是在溜達,瞬間覺得昨天的我們都是一群[ ]。

⑦下午賣的差不多的時候,萊格和榮榮決定把沒賣完的美白和土豆放到婷婷家,就暫時離開了我們,而我們的攤位這樣一來也沒剩下什麽可以賣的,大家又起的比較早就紛紛躺倒在了攤位前。只有我一直醒著……還在賣書…………我覺得自己很偉大,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表揚我,這世界怎麼這樣不公平。
在這期間來了一位同學,她表示想要我們全員的簽繪,我們在場的人簽好之後告訴她榮榮和萊格都不在,可能過一陣才會回來,這位同學表示她一定要等到榮榮(她還送了蟯兒一只長短腿的熊),看來她對萊格也不怎麼在意……
就這麼等啊等的,過了一個多小時萊格和榮榮他們終於回來了,我們立刻讓榮榮去見了那位同學,說人家等了你一個多小時了,這位同學見到榮榮之後也送了榮榮一直長短腿的熊。
我後來才知道……這位同學……是中大的。
好氣啦……拆我CP……蟯兒你可高興了是嗎!!雖然你說你和我一個CP!反正你只要中隊攻就高興是不是!王八蛋……負心漢…………

和萊格他們會合后,我們就一窩蜂的離開了會場。

(待續)
 
 

幹嘛一定要寫REPO3


怎麼回事我真的漸漸的遺忘了那幾天的故事……我自傲的記憶力……………………


(接上回)

這裡要說一下海裡還為病痛的摯友買了巧克力……海裡……不要這麼體貼入微………………你是我們的媽媽嗎……?

在陳老師長久的電話確認地址之後我們終於踏上了去吃鍋的征途。(因為摯友已經away from我們,所以打車變成了一項非常艱巨的任務)(……摯友,快回來)
艱難的打到車之後我們到達了吃鍋的地點。

在吃鍋的飯館里,我們一邊點菜,一邊等蟯兒和塞屁來會合,當時的情況是:
①確認了陳老師畫BILLY哈姆本確實是出於一種不純潔的目的。
②BILLY誕生了一項專門的POSE,這個POSE很容易讓人上癮。
③我們很餓……

我們一邊取笑陳老師,一邊被陳老師取笑,就這樣等著等著,蟯兒和塞屁也終於和我們會合了!我們就正式的吃起了鍋!
當時的情況是:
①塞屁瘋狂的吃著羊肉。
②阿仗把麻醬翻在我身上,但我並沒有被麻醬覆蓋。
③蟯兒一口接一口的吃著芥末墩兒,而榮榮和萊格吃完芥末墩兒之後都想起了他們的媽媽……
④雖然已經不記得是什麽話題,但我們當時笑的要死掉。
⑤陳老師和海裡竟然尿遁去結帳,這真是令人生氣!(而且之後我們還因為這個搞了個烏龍,陳老師,作為朋友,我嚴肅的告訴你……不許結帳。)

不知怎麼的我們就吃完了鍋,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飯館。
飯館裏面暖洋洋,飯館外面凍斷腸。(!好押韻呢,我怎麼這麼有才
陳老師從飯館一出來立刻就變成了海葵形態,而南方人們也個個都被凍的縮小了好幾百像素,當然,我身為一個北方人……!!!
……不知怎麼的也冷的受不太了呢……

陳老師帶著我們從飯館出來一直走啊一直走,終於走到了一個說是可以打順風車回去的地方,因為摯友不在,所以打車仍然非常困難!摯友……我想你……!!/馬教主
我們在路邊晃來晃去的終於打到車,大家看到空出租停下來之後爭先恐後的往車內涌去,我已經不記得當時車上坐了多少人……肯定應該是超載了吧…………但司機可能看我們一個個都像賣報的小行家一樣,也不好意思趕我們下去……搞得我們一直以為北京的出租可以拉5個人呢………………
坐上出租之後,我們看著陳老師離我們漸漸遠去,而剛剛吃鍋的飯館卻向我們徐徐駛來。
……
咦。
怎麼我們的坐的車……又從剛才吃飯的地方……路過了……?
陳老師你給我們解釋一下好嗎……你別太有自己的打算………………

回到旅館之後,大家也漸漸的從冬眠中蘇醒了過來,每個人都迎來了自己的春天,心思也都活絡了不少。
大家紛紛拿出自己的事故會互相留下珍貴的紀念(這裡要說一下蟯兒給我簽的米老普真是讓我[ ],我直到現在也沒法直視那一頁),沒有到場的小招和呵呵也收到了我們給他們兩人特別的祝福。
之後眾人洗澡的洗澡,上網的上網,忙的不亦樂乎。而我們一眾在對同人問題的探討研究中,也開發出了很多諸如:…………………… 之類不能說的CP,詳情大家可以參考榮榮即將寫在她BLOG抬頭的徵友信息。
聊著聊著……我們就都有些疲累,決定各自睡去,但不知怎麼的等阿仗回房之後,我們一群人又對著電腦跳起了後院舞……

我們爲了跳後院舞,還擅自改變了一下旅館內部的構造,但因為我們改變的非常好,所以一瞬間根本看不出這個房間有什麽違和感。
本來我和塞屁之前都自行練習過,當時也沒想很多,覺得大家樂樂隨便跳跳就可,但蟯兒和榮榮說著什麽因為他們是(只有兩個人的)學生會的成員,所以一定要認真仔細的練好。

…………
……你們休息一下好嗎……?

他們不斷重複第一段,還試圖背下所有動作,我和塞屁面面相覷,不得已只好和他們一起練習,可憐的塞屁還屢次溜進了床縫里,可蟯兒還有榮榮沉浸在練習的快感中,根本無暇顧及我倆的傷亡。
因為後院舞實在很有難度,所以蟯兒又找到了阿部舞試圖跳起。
……她跳的真是好極了。我們所有人都無法跟上她的動作。

讚揚了蟯兒的舞技之後,我們就四下洗漱,進入睡眠,在半夢半醒之間我做了一個決定:今後再也不要和榮榮還有蟯兒一起跳舞。

(待續)
 
 

通知


……怎么回事……
咋整#21834;

我昨天刚搬到BUS,今天BUS就崩了……我向天发誓不是我干的
……
真是……咋整的啊…………咋整#21834;




驚愕 我搬家啦。


……
说的好听是搬家但我只是套了个皮……!(套by技术员小招

新地址 這里 (←右键点这红的)!!

新家和老家的區別是……新家有音響(雖然也慢的像頭瀕死驢),老家沒有音響。
想要音響的去新家,不想要的就 …… 你們可以有自己的打算…………
……還有……










,別催我的北京REPO。
 
 

二零一零

2010新年(假期趁著還有半天不到)快樂!

一零年賀



……
13歲所以是幼虎啦……yinxixixixi.jpg
 
 

幹嘛一定要寫REPO2


他們都說我寫的太詳細了會坑,我聽到這句話就像在飯館里蟯兒對我說“你一定吃不完”一樣,可我最後還是吃完了。
……
但我現在不能保證我真的不會坑……


12月26日

26日一早我們去了農展館踩點,早上的寒風颼颼的,南方的同志(除了蟯兒)每一個看起來都萎靡不振。我身為一個北方人自然和他們不同,昂首闊步的在小區裡走著,看起來這樣的氣溫對我來說非常舒適,但其實,我也很冷(萎
農展館確實又大又高,不知大家是怎麼的,進入農展館的院子后他們不約而同的偏離了CD3的場館路線,紛紛向旁邊掛著[羊絨羽絨展銷]的館子沖去,有這麼冷嗎。
到了館子里,我們本想丟下本子就到北京城裡各處撒潑打歡,麻起唱起跳起,但是……主辦方說我們的本子……要和諧。
美白得到了一些新的外衣,而土豆也貼上了美人魚的創可貼,鐵十字也紛紛變成了米老驢……
但這樣還不夠,剩下的本子還需要更好的隱蔽,我們其中的一些人就作鳥獸散狀潛入京城各個超市購買垃圾袋。
在這些人中,我和蟯兒一起行動,但我們的主要任務並不是垃圾袋,而是麻將袋……!(因為麻將很重,我不想拿,所以拉了一個苦驢)(作苦力的驢=苦驢)
而剩下的人就留在展館里等我們勝利歸來,他們……沒吃沒喝,受冷受凍,確實可憐……!!!但我和蟯兒也並不是去吃喝玩樂的好嗎!我們只是……?!

總之我們有自己的打算。

後來我和蟯兒就拿著一堆垃圾袋和麻將回到了展館,開始和大家一起戰鬥在包書的第一線(當然蟯兒又在蹦來跳去的,我們也不說什麽)。
我們包著包著,剛才因為我和蟯兒外出時候擅自吃喝造成的隔閡也消失了,大家又變得其樂融融,攤位上充滿了我們的歡聲笑語。
就在這時!!!主辦方大叫著:大家快收拾收拾!!警察來了……!!!
一時間我們攤位的所有人都愣怔了……什麽……這不就是傳說中的…………?被城管突襲的街邊攤?!
大家頓時警覺了起來,迅速且有條理的把所有東西都收拾了起來!不留一絲痕跡!(不知道爲什麽我們這套業務做的非常熟練)收好之後大家有的坐著,有的站著,非常自然的進行了友好熱烈的對話,根本不像剛剛還在包小黃書的低俗攤販,這樣的我們看起來不正是一群受過高等教育的、有著良好素養的、懷抱著遠大理想的優秀女青年嗎?
這樣的我們,又怎麼會被警方所懷疑呢?
我們自信滿滿的等待著警方來視察,但是聊天聊的太投入了……就在我們差不多已經忘記警方到來的時候(我們的記性不好是因為我們有自己的打算),我背後傳來了一陣嚴肅的敲桌子聲音……!!
慌亂中回頭一看!正是一群身著警服的人站在那裡,為首的是一個嚴肅的中年大叔,敲桌子的……也是他…………
我們以為…………就這麼完蛋了……京城的警務人員果然嗅覺敏銳,竟然識破我們的身份……美白……掰掰……土豆……掰掰………………
就在我們錯亂的時候……中年大叔對我們說……“別聊的這麼投入,自己的東西回頭被人拿了都不知道,呵呵(呵呵不是在叫你雲和和)……然後讓我們把自己的包收好……

我們真是……[ ]
京城的警察叔叔好和藹可親啦………………

經過這場突襲,不知怎麼的我們也不想繼續包書了,就按原計畫竄去KTV。

摯友好像是在會場凍到,而且睡眠不足的樣子,變得非常萎靡……5555沒聽到夜上海……摯友………………振作。
蟯兒你下次再唱獅子座我和你玩命。
萊格,你的賽奧福,我不說你什麽,雅思保重。
阿仗你這洋人也唱點洋歌好嗎,你看看你哪裡像個法國人,唱的都是什麽土歌。
老師還是一樣潮,盡點些我們沒聽過的……也聽不懂的……
塞屁椎名555,我們下次去找個椎名多一些的……!
榮榮詩朗誦大師,謝謝你給我的給我殺炒熱氣氛……還有……別想媽媽。
陳老師這個王菲!!我們努力的給她炒熱氣氛,她卻只是冷冷的看著我們,不說什麽。
整個KTV似乎只有海裡一個正常人,不管反應和唱歌都很正常,55555但是唯一的正常人在不正常的人裏面就是最不正常的那個了……

這裡要重點說說半點心,我們一共看了四邊他的MV(第一遍是給沒看過的同學預熱),我蟯兒還有榮榮和他共舞了三次。
沒有練習過確實有困難!但是這對我們不算什麽(因為我們基本也是自由發揮),但阿仗怎麼沒加入我們,否則那個托起的動作也是可以成功的。
還有蟯兒,你扭的自重點,你看看人家草蜢沒一個像你扭那麼害的,你簡直要把我和榮榮撞飛。

等我們從KTV出來之後摯友實在是不舒服,蟯兒和塞屁就先送她回去,而我們就先去吃鍋(我們怎麼這樣)。


(待續)
 
 
我是人類

CZ

Author:CZ

ドロヘドロ/鋼/FFⅦ/ジョジョ/FSS/FKMT
無限二學院



Banner


戦国捏造
空腹蟲
東方司令部
二与懸疑劇
黄金の旋風

 
音量小心
♪- Cayman Islands
 
有錢捧個錢場
★怎麼這麼多
【無限貳學院】二院事故報告會 有些事故結束了 有些事故還繼續著 【鋼煉】哈博克x羅伊 一個沒有大腿,一個沒有眼睛,真奇怪,真奇怪 【銀魂】攘夷中心同人本《修罗》+《曇天》部份再录+新篇 【東成西就】洪七公×歐陽峰  CC4窗定了好嗎?別勉強 【水滸傳】武松×西門慶、武松×鄆哥  你們已經忘了這個本了對嗎 【真三國無雙四】反正不是丕云的  又名全康小說雪珂龍 【APH】日耳曼家族中心  土豆哪裡去挖?土豆這裡來挖! 【APH】米英 【APH】米英 老師怎麼老是這麼萌?! 【降世神通】jet×zuko 冷門動畫小黃書 【仙四】雲天青左側固定下品指南
 
日更無理
 
誰來了誰來了!!
 
框框雖小

 
讓我出去!
 
普羅太郎
 
吃魚子不識數
 
Top
Copyright © CZ / Designed by Paroday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